1

這篇「索命記憶」的電影心得原成文於 2013 年,本片由《28 天毀滅倒數》、《猜火車》的丹尼鮑伊執導,詹姆斯麥艾維主演。當時以為只是一部普通的動作片,沒想到回過神來已經重看了四次;每次重看都有全新的感受,真的是一部非常經典的作品。當時自己也曾接受過催眠,因此對片中的內容格外有感。

「索命記憶」預告影片

「索命記憶」評價與心得

颱風天,隨手翻著之前紀錄下卻還沒看的片單,挑出了《索命記憶》。

一如以往的個人癖性,不查資訊,不看預告,所以也不清楚導演與演員是誰,直到看完全片,才發現竟然是丹尼鮑伊的作品。《猜火車》與《127小時》一直以來是我最喜愛的電影,尤其是後者,當時讓我坐在螢幕前感到「痛苦不已」!是真的會想卷起身子,皺著眉頭尖叫出聲的痛苦哦,現在閉上眼睛都還能回想起那恐怖的一幕!!

《索命記憶》英文片名為《Trance》,原意為狂喜、出神、恍惚、催眠;同時也是一種音樂風格的名稱,夜闌人靜時,關掉客廳的燈,點燃香煙,聽著這類音樂出神,是多麼愉悅的一件事…

劇情撲朔迷離的《索命記憶》便猶如Trance樂曲般,虛實交錯,許多短樂句(場景)不斷地重複出現,然後隨著情節發展逐漸加重節奏與速度,令觀影者心情也為之緊張、糾結,其中有幾個橋段隨著音樂節拍的敲擊,還真的讓我的心臟也隨之快速跳動,非常地刺激!

2

本片劇情描述在一場拍賣會上,出於西班牙畫家戈雅(Goya)之手的「空中的女巫(Witches in the Air)以高價拍出後,卻被竊畫集團給搶走了,首腦多明尼克回到秘密基地後發現畫作竟然被挖空,只剩下外框。

他懷疑是同夥西蒙黑吃黑,以暴力脅迫的方式逼他交出畫作的下落,然原在藝術品拍賣公司上班的西蒙卻因為頭部遭到重擊而失去記憶,忘了當日的過程,也記不起畫作流落何方,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找上催眠師伊莉沙白,希望能以深層催眠的方式喚回當日的記憶。

但,也因此揭開了這首狂亂舞曲的序幕…

廣告內容

關於催眠這件事…

3
*你看著電影的時候,電影內的人也正看著你……

我相信許多人看這部電影的時候,第一個想法是:「催眠真有這麼神?能夠隨心所欲地操控別人的意志與行為?」也可能會懷疑劇中所演的催眠情節是否真實,難道這樣坐在椅子上講講話就能被催眠了嗎?

我本身在數年前曾接受過催眠治療,那次的經驗對我影響非常深遠,當天晚上便寫下了完整的筆記來紀錄過程。

如同伊莉沙白對西蒙所說的一樣,透過催眠,我們可以喚醒沉睡在腦海裡的記憶,也可以埋藏掉想要遺忘的經驗,

當時催眠師對我說:

「你很理性,關於是否需要催眠,稍等我們會作測試,也許不用,也許需要,只是你週邊的事物一樣一樣瓦解,而你的回復能力也許較差,所以造成了你的混亂,也或者你根本不知道究竟該從哪樣開始解決。

我很高興你來找我,催眠並不是像舞台效果那樣,叫你飛,叫你游,你也不會失去意識,那是一場你與你自己的對話,就像要埋管線一樣,我們勢必要將你自己撫平的道路,重新挖開,埋入管線,再重新填平。」

做了十分鐘的測試後,開始進入真正的催眠過程。

我躺在沙發上,意識相當清明,但隨著他的話語引導,我看見自己站在一座偌大的森林裡,有頭兔子迎面朝我跑來,我可以感受到陽光灑落在我臉上的溫度,也能聞到草皮的香氣…最後我在森林深處看見了一幢大房子…

我推開木屋的大門,裡頭有著像惡靈古堡一代那棟洋房一樣的大廳,一樣的樓梯。

走上二樓,左右兩側是條長廊,有著數十間相對的房間,我試著打開第一間房間,我無法將門完全推開,推開五公分,我告訴他,我想關上,我無法打開這扇門,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發抖。

4
*催眠過程中,就像裡面的自己看著外面的你一樣不愉快…

我看不見房門內的樣子,但我覺得心臟快要從喉嚨蹦出來似的,就像被高年級的學長掐著脖子怒瞪一樣的恐怖。

這一段發展就像電影中,西蒙無法打開第一份包裹一樣,某些記憶鎖在腦海的最深處,只要你想碰它,身體就會產生劇烈的排斥反應。

而後,催眠師建議我關上門,並「命令」我打開另一間房間,我看到我自己站在以前住的透天厝的客廳,我看見了家人,看見了自己,重現了「當時的事件」。為什麼是「這個事件」?

我以為我已經忘掉它了;不…我根本不記得發生過這件事……

是的,這一幕就像《索命記憶》中,西蒙在催眠狀態中重回案發現場,以第三者的角度看著被擊暈的自己,那不是靈魂出竅,而是一種全然清澈的旁觀者立場…

5
*就像這樣,你可以在催眠過程中看見另一個自己

催眠會讓人睡著嗎?其實並不會,我意識到我還躺在那裡,只是我無法抗拒自己的身體,我無法拒絕回答他的任何問題,我也無法張開眼睛,眼皮像被針線給縫在一起似的…

後來打開了第三個房間,我看見了「那個時候的自己」,我流了眼淚,渾身發抖…

催眠師說:「這是很大的一個創傷,離開這個房間吧。到此為止,稍等我數到十,你將被送回森林裡,請你抱著那隻兔子,重新整理心情,再打開其他房間,對你而言太沉重。」

接著他彈了下指頭,我重新回到現實世界,臉上掛著淚痕,但心情卻無比的開懷…

所以我個人對於這部電影是十分有共鳴的……

催眠的力量與劇情的重組

6

正因為催眠有著上述的力量,所以即使我已經看了四遍《索命記憶》,仍然無法搞清楚,究竟是伊莉莎白為了報復而催眠西蒙呢,還是真正被催眠的對象是竊畫首腦多明尼克?

陰謀論者說西蒙這角色根本不存在,他只是多明尼克的潛在暴力人格,但看了幾遍後我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報紙與網路新聞確確實實地刊載了「Simon Newton the auction heist hero.」的訊息(還附照片),伊莉莎白沒有精神錯亂,不太可能發生《鬥陣俱樂部》裡的狀況。

但我相信整件事的始作俑者肯定是催眠治療師伊莉莎白,她透過催眠,暗示西蒙繼續賭博,進而展開竊畫行動,只是過程中發生了兩次意外,導至計劃生變,使得她也被捲入了風暴之中。

全片重組後的的時間軸

西蒙因為想戒賭而找上伊莉莎白,進而發展出病人與醫師間的戀愛關係,但西蒙本身潛在的暴力傾向、過強的占有慾及疑心病,導致兩人關係生變,在一次暴力衝突下,伊莉莎白決定離開西蒙的身邊。

但西蒙最終又找上了她,繼續傷害她,最後她決定透過催眠,讓他忘掉自己,並種下一個暗示,展開自己的復仇計劃。她暗示西蒙在遺忘她後,會繼續賭博、說謊、欺騙,並為那位所愛的人偷一副畫。

而西蒙在賭癮的作用下,欠下了大筆債務,走投無路之下透過朋友里茲結識了多明尼克,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策劃了一場竊畫戲碼。

而因為暗示的關係,他不可能把畫作交給多明尼克,因為伊莉莎白又下了道暗示:「Bring it to me.」,所以他死也要把畫帶著,帶到伊莉莎白的面前(即使這是無意識的)。

可是意外發生了,多明尼克在過程中以槍托重擊了西蒙的頭部,這次衝擊喚醒了他的回憶…

當西蒙帶著畫作走回大街時,又遭汽車追撞,這一撞把他的暗示枷鎖給解開了一大半,他開始出現記憶混亂的情形,將眼前的陌生女子誤認為是伊莉莎白…因為他發現伊莉莎白騙了自己,憤怒的人格浮上臺面,掐死了眼前這位女子。

而後,西蒙被送進醫院,接受了腦部手術,估計這個過程讓他的記憶又被封印了起來,因為主治醫師問到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誰時,西蒙略為停頓了一下。

而這兩件事都在伊莉莎白的料想之外(她也不知道),接下來另一個意外發生了,伊莉莎白在催眠過程中發現有人在竊聽對話,進而知道還有四個同夥的存在。為了取得畫作,她選擇加入了集團,而且主張要和成員們有同等的地位。

估計這段時間內她也對多明尼克下了暗示,甚至是產生了感情也不一定,因為伊莉莎白對於西蒙的情感展現,在片中只有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是她讀著新聞,看見網頁裡那幅《空中女巫》時,想起了西蒙披著外套模仿畫作的畫面而落淚,第二次就是依他的喜好剃成白虎和他發生關係的那一幕。

最後在西蒙的帶領下,重新找回了畫作,在一陣激烈的纏鬥後,畫作落到了伊莉莎白手裡。

關於一些謎團

或許是丹尼鮑伊故布疑陣,但全片有幾個謎團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

西蒙的主管 – Francis Lemaitre的角色定位究竟是?

7

電影剛開始的時候,Francis就一直向職員們強調,人的生命是比藝術品更珍貴的,千萬不要逞英雄…言下之意是,有人要搶,就讓他們拿去吧。

在多明尼克集團潛入拍賣會場時,我們可以看見其中一人手上拿的是Francis Lemaitre的員工卡,接著他們潛入中央控制室,破壞了監控設備。

8

9

之後伊莉莎白讀新聞的時候,可以看見網頁上面寫著:「Francis Lemaitre昨日遭到逮捕與問訊」,另一則新聞則寫著:「因為監控設備遭到破壞,所以警察局長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無法確定這是不是一起內神通外鬼的集團犯案。」

10 11 12

之後的下一幕,西蒙以惡狠狠的表情瞪著Francis Lemaitre,原先要追上去,卻因為一輛車衝出來而只能眼巴巴看著他搭上計程車,前往St.Pancras。

這地方和伊莉莎白的診所相對位置如下圖,應該沒什麼特別關係。

13

之後就是伊莉莎白落淚的一幕,因為鏡頭最後停在《空中女巫》的女巫身上,我猜想她是回想起披著外套逗她玩的西蒙而落淚。

14 15 16

但電影開頭對於Francis的著墨實在多到有點不自然,而影片後段又如人間蒸發似的,是腳本有臨時做了什麼修改嗎?

多明尼克最後究竟是醒著,還是被催眠著?

17 18

西蒙在一次催眠過程中,收到了快遞員送來的包裹,而這位快遞員最後也出現在多明尼克的面前,送上一樣的物品。一樣的包裝,一樣的iPad,一樣的畫面。

當他從泳池中突然爬起時,這段過程就像《全面啟動》中對夢境的描述一樣。

你永遠不記得自己是何時開始作夢,怎麼來到這裡的,它就是這樣突然地展開。

伊莉莎白最後在車上的自白,是真實的嗎?

19
*最後的自白中,她表現出了遲疑與驚訝的態度

伊莉莎白在車上向西蒙陳述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包括兩人如何交往,如何分手,為何會演變成現在的情勢…

但重新看一次電影後會發現伊莉莎白某種程度是在說謊,甚至更改情節的。

她說沒想到西蒙會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所以當她發現麥斯威爾先生是西蒙的時候,受到了驚嚇,以至於自我介紹時說:「I’m Elizabeth……Lamb」。

但仔細回想下,第一次伊莉莎白在診所遇見西蒙的時候,可是一點也沒有遲疑,很快地就說:「I’m Elizabeth Lamb」,語氣之堅定,彷彿早就知道西蒙會來找她似的,差別在於前面所說的,意外蹦出四位竊聽的人馬。

20
*第一次見面輕鬆的很

西蒙為何而笑?

21 22 

第一次催眠後,西蒙在自家衣櫃找回了車鑰匙,眾人離開後,他表情猙獰地握著車鑰匙,之後鏡頭對焦拉開,臉變得糢糊,但我們可以發現西蒙露出了微笑。

這樣的笑臉在之後又出現了許多次,坦白講,我真猜不透西蒙這角色的心理狀態……

23

24

不斷出現的手指特寫

25 26 27 28 29

我一開始以為它是要像《全面啟動》一樣,暗示觀眾有受傷和沒受傷的差別,但看起來不是那麼一回事,可是特寫畫面實在太多了..

延伸閱讀

其實個人對於本片還有許多覺得不解的點,但再追究下去應該也查不出個結果,如果各位有不同的看法,歡迎一起討論,覺得我想太多,也可以批評,彼此交換意見,教學以相長,我認為這就是電影的樂趣。

您可以從以下連結得知更多訊息,包括戲中畫作的知識。

Trance《索命記憶》 – 十進位
Trance劇情大解構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索命記憶:賞畫看功力 – 藍色電影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