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NG和韵,吃過一次就難以忘懷的日式拿坡里義大利麵

Waing

中午時分,前輩在 Line 群組裡貼了張「ナポリタン(日式拿坡里義大利麵)」的照片,那時看了還沒有太大的感覺。

晚上回家,有朋友傳訊來問:「你吃過 SPIGA 的義大利麵嗎?」

邊敲著鍵盤回答對方的時候,邊在腦中檢索自己喜歡吃的店家還有哪些,想著想著,不少店名逐漸浮現出來,像是多年前的 SOLO PastaOregano,或是近期的 JAPOLIAL REVÉS……

想著想著,突然一股低潮的情緒襲捲上來。

一想到再也吃不到「和韵 WAING 」的ナポリタン,我突然覺得有一部份的自己已然死去。

ナポリタン懐かしい響き

第一次踏進「WAING 和韵」是在 2014 年的冬季。

那是我剛踏入軟體業成為菜鳥業務的那年。

同事說附近巷弄的角落裡開了一間神秘的餐廳,要不要一起去嘗鮮;就這樣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回過神來,我已經把店內菜單上的餐點全部都給吃過兩輪以上了。

到後來就連董事長與同事也深陷於 WAING 的魅力無法自拔,要談募資進度?晚上和韵見。人事部份要聊一聊?晚上和韵見。
有重要的朋友上台北?走吧,我帶你去和韵吃飯。

再過一段時間,隨著壓力逐漸升高,我開始喜歡在下班以後,走進 WAING,選擇坐在開放式廚房右邊的吧臺位置(只能坐兩個人)。

點一杯 Orion 啤酒與一盤ナポリタン。

ナポリタン

那盤ナポリタン與我第一次到東京出差,在八王子受人招待所吃的那盤味道幾乎相同。

一口麵條,一口啤酒,用手掌猛力搓揉雙臉,然後仰天嘆氣。

日復一日,這間店的ナポリタン變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完全預約制

多年後的某日,有位喜歡義大利麵的友人問我還有沒有推薦的餐廳。

我想了想,決定帶他去探一探 WAING。

停好車,走進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的巷弄內時,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想著不知道味道是不是還和以前一樣呢?

沒想到 WAING 已經轉型為完全預約制的葡萄酒餐酒館。

那天我坐在店內,將菜單來回翻了四次,舉起手問店員,是不是沒賣ナポリタン了?

「幫您詢問了一下,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菜單了。這邊向您介紹一下新的菜單內容……」

我把手肘支在餐桌上,托著腮幫子隨意點了主餐。

那天用餐體驗相當愉快,WAING 的餐點一如既往地高水準、優雅且高質感。

但有那麼點遺憾。

準備走出店門口時,我看著以前常坐的位置,腦中響起一首 2007 年日文老歌「愛しのナポリタン」的旋律。

期待哪天 WAING 能再復刻那個美好的味道,哪怕是期間限定復活也好。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