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錶,與三分鐘的簡報

廣告內容

第一支錶與電動間

記得人生第一支錶是父親送的 Swatch ,軟軟的錶帶,與不知哪國的鮮豔國旗圖案,那時在電動間裡玩《地獄神龍》,為了方便控制搖桿就脫下來放在機台上,回家以後才發現錶忘在店裡了。
穿著拖鞋急忙跑回店裡,那時夜已深,店家鐵門已半拉下。

雖然店裡只有我和朋友一組客人,但店家堅持沒見過那錶,而我的第一只 Swatch 就這樣不見了。

廣告內容

我不喜歡它這麼老氣

後來陸續再買了幾款 Swatch,某日,老爸說你不該再帶這種錶了,帶我到店裡去挑了一只 TUDOR 的手錶。說實話,對於一個中學生來說,絲毫感受不到任何開心。

那時邊試著手錶邊在嘴裡嘟嚷著,覺得這東西配色真是有夠老氣,戴去學校的話一定會被同學給笑死。

不知怎地,總之就在某個連自己都記不得的狀況下把那只 TUDOR 給弄丟了,或許是因為內心真的很討厭那個錶款吧。

又過了一段時間,老爸再買了款星辰錶給我,當時沒搞懂他到底為什麼那麼愛買錶;雖然現在也沒搞懂,但後來在日本福岡發生的事情,讓我開始試著去理解,後來也盡量以很慎重的心情挑選手錶給朋友,重要的朋友。

父親的錶與長輩的錶

父親後來送的星辰錶就這麼陪著我一路從大學到入伍,從退伍到出社會工作,除非特殊狀況,不然鮮少脫掉它。

壞了就修理,錶帶髒了就換新,從沒想過要拔掉它或換掉它。

某日,應福岡一位長輩的安排,銜命飛一趟東京,準備向 JR 東日本顧問公司的會長以及 7-11 控股公司的役員提案。

和那位長輩其實是第二次見面。

結束一天的會議,回到 Villa Fontaine 汐留時,服務員通知有人留了一只錶在櫃臺,說是給我的禮物。

拆開一看是 CASIO GA-110,當時心裡感到一陣慌亂,畢竟是第二次見面的廠商,若是貿然收禮,怕是犯了什麼大忌,也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那時還渾身菜味的自己第一反應竟然是打電話給遠在大阪的老闆問,在日本的文化裡頭這樣送禮是正常的嗎?我該收嗎?我要退還嗎?

幾經折騰,退還了兩次,總之還是收下了這份禮物。

但畢竟手腕上還是習慣戴著父親贈送的星辰錶,後來無奈之下,只好經常性地將兩只錶都放在常用的包裡頭。如果飛日本呢,就戴上 CASIO,如果回台灣呢,就再換上星辰錶。

你只有三分鐘

記得第一次被要求將簡報內容從四十五分鐘濃縮到三分鐘,是在貴州的時候,一回生二回熟。

在準備走入 Seven & i Holdings 大樓時,長輩說:「雖然預約了半小時的會議,但如果你三分鐘內不能引起他興趣的話,我們就失敗了。」

入座後,寬敞的辦公室內只有四人,長輩先寒暄,彼此交換名刺(名片),快速地用 30 秒時間自我介紹,介紹老闆。

役員或許是為了待客,也或許是因為在美留學的關係,客氣地用英文說,今天可以用英文開會沒關係。

老闆理了理西裝說:「沒關係的,我們今天準備了日文簡報。」

我在內心翻了白眼想,為什麼就不能講英文呢……

將出發前製作的一頁式日文 Pamphlet 遞給他,將筆電轉向對方,簡報從 15 頁濃縮為 2 頁,說是簡報,其實更像是圖說,因為其實沒有什麼文字在裡頭。

注視著對方的人中(直視眼神總是太過…看著嘴巴又顯得曖昧,最後覺得看著人中是個不錯的地方),極力壓抑住自己緊張的情緒,眼角看著左手腕的錶:兩分鐘……一分鐘……三十秒……

「聽起來頗為有趣,不如在直營店試試?」

畢竟開會時不能看手機,基本上做簡報時也不會看螢幕。

那瞬間覺得,有錶真好。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