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oul Pal:加密資產是泡沫嗎?你可能會討厭它,但變局即將到來,擁抱改變,我們的未來都寄托在變化之中。

Real Vision 與 Global Macro Investor 的創始人兼 CEO,Raoul Pal 近日在 Twitter 上針對加密貨幣發表了一連串的看法。

Raoul Pal 談加密貨幣是泡沫嗎?

因為還沒休假,所以我會讓自己再多寫一串

市場太瘋狂了!NFT 只是一些 jpeg 圖片!狗幣!貓幣!特斯拉!GameStop!每個人都將會被燒毀!他們難道沒有意識到貼現現金流嗎?!!!這些人正在毀掉一切!綠色能源!?

加密(Crypto)是一個泡沫!科技是泡沫!風險投資是泡沫!生科是泡沫!被動投資是泡沫!Web 3.0 是泡沫!綠能是泡沫!元宇宙更是瘋狂!難道他們都瞎了嗎?他們全都錯了!

不,不對。

他們是新一代的投資者,去年美國有 8,600 萬名千禧世代獲得了金融化服務,他們來到了三十多歲的黃金投資年齡。這些人負債累累,沒有存款,沒有希望,他們比過去七十年來任何一個三十歲世代的人都要來得貧窮。

他們完蛋了。

與他們的父母在三十歲的時候不同,當時的股票市盈率為 7 倍,債券收益率為 13%,房地產相對於收入水平處在低檔。這些人得到了相反的結果,現在的世代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在他們面前的是負的預期回報,而這些人也不想要任何現行金融體系的一部份。

他們曾經占領了華爾街,但沒有人在乎。現在,他們也根本不在乎你或我覺得應該如何投資,或如何管理市場。我們讓他們感到失望,而他們為什麼要關心這些?他們成為了債務、槓桿與貪婪的祭壇。

2778296 XXL

千禧世代和 Z 世代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他們一無所有,接著遇到疫情爆發,一切都變得不同了。我們免費給他們金錢,他們卻集體說:「去他的」,然後投入風險,因為他們的本金是免費的。

如果我們在賭場收到免費的籌碼,我們也會這麼做。但他們沒有購買我們珍貴的黃金或 Discounted Value Businesses,為什麼?因為他們不在乎 10% 的回報。現在要參與公平競爭的唯一方法就是承擔巨大的風險。

而這個冒險的行為在 2020 年遇到了 Robinhood 期權,奇跡就這麼發生了……

這些年輕的投資人改變了整個該死的遊戲,他們用在 Reddit / TikTok / Instagram 上學到的技能來武裝自己,包括了社群、病毒式傳播、迷因以及被告知的一些愚蠢投資標的,比如 HertZ 與 GameStop 的股票。他們向現行的規範比中指,並打破規則,這真是太壯觀了。

如果你不能贏得現在的比賽,那就得改變賽事的規則。

下載

他們冒著巨大的風險來獲得巨大的回報,與美國老一輩的憤世嫉俗者相反,他們知道其中的風險,但依然願意承擔風險,這樣的狀況很有趣。

「Loss Porn」得到了讚美與廣為傳播。那些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做的金融大神已經不在了,長期來看,RIA 的多元化時代也已經一去不復返,這些年輕人被我們所有人給辜負。當他們可以制定自己的規則時,他們為什麼要遵守我們的規則?

去他的主動管理、去他的對沖基金。他們只想堅定地將金錢頭入他們被通知會賺錢的市場(你好,被動投資),然後捨棄其他的部份。加密(Crypto)引起了共鳴,巨大的成長,沒有下行,這是一個龐大的期權市場,損失有限,但指數級地上漲,他們是對的。

對,我能聽到你們正在搖頭說:「這次不會是例外,他們會狠狠地吃到苦頭。」

是的,會,但這很好。他們想要學習,但他們也幸運地遇上了指數級增長時代,成長型股票隨著時間推移不斷維持拋物線式地增長。

權衡一下梅特卡夫法則,別管嬰兒潮世代老人的陳舊均值回歸估值模型。

他們是對的,非常正確。

他們如果年輕二十歲,將會因為同樣的策略而變得相當富有。

我們幾乎都錯過了那些暴富的機會,因為我們太過憤世嫉俗,不理解 VC 是對的(我指的是,他們讓人難以忍受,對吧)。

我們認為他們是泡沫的瘋狂追逐者,但我們錯了,他們看見了商機,我們沒有。(也包括我自己)

VC 改變了規則,為了適應他們而建立了一套我們無法與之競爭的規則,不是對沖基金,不是監管者,不是聰明的資深投資人,我們這些人都錯過了。

政治也隨之改變,所有的基構基礎設施都將遵循規則(SEC 的法規也是)。

一切都會改變。

許多人失去了,也有許多人得到豐厚的收穫,但世界已經改變了。但有許多年長者不會接受它,因為「我們更懂」。

這些新的投資者對於石油、商品、1950 年代 V8 或 90 年代與 00 年代的當代藝術都不敢興趣。你收藏的 Jeff Koonz 作品只是一個愚蠢的氣球雕塑,這不是他們的文化背景,而 Jpegs 跟迷因(Meme)才是。

這一切都與文化有關。

他們看重不同的東西,如果你到了印度或中東去看看,當每個人都未滿 30 歲的時候,情況就更為極端,整個社會將發生徹底的變化。

這就是《第四轉折》的世代預言,我知道你們當中有許多人喜歡那本書,但是因為已經失去了參照的基準,所以對於目前發生的狀況感到震驚。

50 歲世代的政治環境以及懷舊世界已經遠去了。

白色柵欄、肌肉跑車、工廠藍領、西裝、電視與廣播的世界,上述這些已經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與 2020 世代年輕人面對的嚴酷現實毫無關係。

接下來的十年將會是人類歷史上最快、最偉大的科技變革與指數級增長的時代。我們都會感到落伍,但我們必須相信,當前 40 歲以下的年輕世代會做為領路人,為我們展示全新的道路,而我們也需要被引導。

你可能會討厭它,想對抗它,想抱怨它,並發表尖酸刻薄的言論,但不會帶來任何改變。

變局即將到來,擁抱改變,不要與之對抗,我們的未來都寄托在變化之中。

聲明:本篇譯文非投資建議,相關投資風險自身應謹慎評估。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