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者談 Steam 壓倒性好評文字冒險遊戲《億萬戀人》:我想做個有趣的遊戲

Faust
本文經 Chuapp 觸樂授權轉載,調整部份用詞
原文標題:开发者谈《亿万恋人》:在“防骗教程”之前,我想做个有趣的游戏
原作者:陈静

7月初,豆瓣上的一個討論串讓一款名為《億萬戀人》的文字冒險遊戲迅速走紅,「披著戀愛皮的反詐騙遊戲」「玩完只想和我的錢貼貼」「殺豬盤模擬器」等評語讓它在眾多戀愛遊戲裡顯得特立獨行。當天,討論串被截圖發在微博上,轉發迅速過萬,許多網友僅僅看了簡介就給出好評。

遊戲Steam頁面上一週內多出了900篇評測,高讚推薦裡,「不要抽卡」「新時代防詐手冊」「下載國家反詐中心App」反覆出現,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突如其來的關注讓開發者水獺大為震驚。她沒有想到,自己用兩個月課餘時間做出的小遊戲,竟然引起了這麼多共鳴。

是什麼讓《億萬戀人》成為現在的樣子?反戀愛套路,還是防詐騙教學?水獺說,她一開始只是想做個有趣的遊戲。

(本文含有一定程度的《億萬戀人》劇透。)

■ 假如總裁是壞人

6個月前,水獺開始為一個獨立遊戲寫劇本。在她的構思中,遊戲由兩部分組成:一是模擬經營,玩家要一邊提升自身數值一邊賺錢;二是戀愛,隨著主角越來越有錢,她也能收獲美好的愛情。

劇本寫得很順利:身家千萬的女主角出席一個酒會,一不小心,她的臉撞上了什麼堅硬的東西,鼻尖抵上了很有質感的布料,鼻腔裡滿是不知名的凜冽氣息。她下意識地抬起頭,對上了一雙冷冽的黑色眼睛。身穿三件套西裝的英俊男子用漠然的語氣說:「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對角色外貌的描寫還有不少言情味

寫到這裡,水獺停了下來。她想,按照遊戲玩法,女主角這時已經是個年輕有為的富婆了,如果是真的總裁,還會用這種態度對她講話嗎?

在合理性和戀愛套路之間,水獺權衡了一陣。最後,她決定把思路逆轉過來——假如總裁是壞人,他故意設計這次意外,給主角設下圈套,目的就是騙她的錢呢?順著這個邏輯推下去,會展開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寫完這段劇情之後,我就收不住了。」水獺回憶,「我要把整個故事的基調徹底改過。」

疫情期間,只能上網課的水獺多了一些空閒時間。為了給自己找點事做,她打算從立項開始,到後期發行,完完整整地製作一個遊戲。因為時間和項目全由一人控制,改動情節對她來說沒有太大成本。

水獺為遊戲設計的流程草稿

情節改了,玩法也要跟著改。「假如主角身邊有很多騙子,SLG那套數值模擬的東西就不太能成立了,總不能讓玩家越有錢就越難受吧?」水獺說。最終,她取消了模擬經營部分,只留下文字冒險。

以總裁的圈套為引子,水獺加入了3名新角色:溫文爾雅的大學數學教授、活潑可愛的網路主播、輕佻浮誇的牛郎。他們臉譜化地出現在主角身邊,又臉譜化地「反轉」——隨著劇情推進,每個角色都會展現出與外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這種臉譜化很大程度上是水獺自己選擇的。她說,這樣更容易把角色立起來,讓熟悉此類遊戲的玩家迅速進入情境裡,一些看似誇張的情節也能順利展開。比如,遊戲開始後不久,平時沒見過幾次面的「查爾斯叔叔」直接給主角的賬戶裡轉了1億元。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如果是零余額或小余額賬戶,突然轉進1億,銀行大概率會先報風控、反洗錢、人行,然後把這個賬戶列入重點監控名單,必要時還要報告國安。」一位在銀行工作的玩家說,即使是合理轉賬,個人賬戶也有日上限和年上限,默認額度都遠遠低於1億。

現實生活中並不可能像遊戲裡一樣直接轉這麼一大筆錢

水獺也查過這方面資料,不過為了開局給玩家一個「天降巨款」的驚喜,這段情節不可避免地被簡單化、誇張化了,用突如其來的快節奏催著玩家向前跑:有了一個億,你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

騙局可能比喜悅來得更快。帥哥們在主角身邊相繼登場,互動過程中穿插著盜竊隱私、監視、竊聽、PUA、銷售違禁藥物、課金抽卡等等手段。與虛構劇情不同的是,水獺在這部分參考了許多現實案例。大致定下每個角色會採用什麼方法行騙之後,她去中國裁判文書網——由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全國法院統一裁判文書公開平台——尋找素材,再改寫成不同的故事線。

真實案例有很明顯的優點:細節生動,經得起推敲。在網路主播借主角名義開公司賣違禁藥的故事線裡,水獺打算安排一種後果嚴重的減肥藥,咨詢過律師朋友後,她在裁判文書網上搜索出不少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刑事裁定書,然後把「西布曲明」這個詞寫進了遊戲裡。

不少細節源自現實案例

除了幾條手法明確的「明線」之外,水獺還給整個故事安排了一條首尾呼應的暗線。主角的「天降1億」到底是怎麼來的?真結局裡,無緣無故給主角轉賬巨款的叔叔真面目也曝了光——一宗龐氏騙局案件的主謀,那些轉給主角的錢自然也是黑錢。

「龐氏騙局這一段其實是我最先想好的,就連叔叔的名字都叫查爾斯。」水獺說。現實中,龐氏騙局這個稱呼源自首次使用這種手法的騙子查爾斯·龐茲。水獺給遊戲裡幾個主要角色起名時,其他人要麼借用了她同學、朋友的名字,要麼憑感覺,只有查爾斯算是一個小小的彩蛋,供「懂梗」的玩家會心一笑。

給主角轉賬1億元的神秘叔叔露出了真面目

在水獺看來,盡管有「反套路」「防詐騙」的內核,但遊戲畢竟是遊戲,應該給人帶去快樂。真結局裡,玩家仍然有一個光明的未來,此前種種欺騙與痛苦更像是通往正確道路上的重重考驗。

「我喜歡HE(Happy Ending),不喜歡BE(Bad Ending)。」水獺說,她給遊戲定下的主題是「欺騙與信任」:有些人被騙了,然後選擇欺騙別人;還有些人被騙了,卻選擇去幫助別人。她想寫出善與惡的對比。

關鍵時刻,主角面臨善與惡的選擇

在這個主題下,戀愛反而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 不是戀愛

《億萬戀人》1.0版本完成後,水獺在微博上徵集測試玩家。由於文案、立繪看起來很像一款乙女遊戲,吸引來的大多也是乙女遊戲玩家。

「玩了之後,她們都很想打我……」水獺說。

宣傳PV裡,幾位男主角說著看似告白的台詞:「想要掌握你心跳的頻率」「所有的慾望都有跡可循」「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但實際上,這些都是一語雙關的說法。「心跳的頻率」指的是課金抽卡時的興奮感,「有跡可循」是因為主角手機裡被安裝了木馬軟體和竊聽器,「唯一的朋友」則是在對主角PUA。粉紅色的表象之下,遊戲裡幾乎沒有任何戀愛要素。

借「唯一的朋友」名義、指責對方欺騙自己,是PUA中的常見話術

20名玩家參與了第一版測試。盡管有些「名不副實」,她們還是給予了遊戲相當大的寬容。「我很感謝大家願意來玩這個看起來很貧窮的遊戲。」水獺說,「有意思的是,雖然她們都說想打我,但給遊戲的評價還不錯,平均有8分。」

為了報答這些玩家,水獺把戀愛以外的反饋意見悉心接受。幾個玩家說,原本的結局是直接讓警察來抓住騙子,少了些反殺的爽快感。水獺很快回復,好,馬上安排。她把結局改成了一場拍賣會,警察在千鈞一發之際破門而入,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整體氣氛緊張刺激了不少。

修改後的劇情裡,主角有了更多的參與感

但在戀愛部分,水獺沒有改變自己的標準。1.0版本中,部分情節還帶著一點點戀愛感(「只有一點點點點!」水獺強調),一個玩家通關之後留言說,想和其中一個男主角一起「進局子」,在「局子」裡,他們只有彼此,可以度過一段快樂(!)的生活。

這條反饋讓水獺大為震驚。「聽完這句話,我把剩下那一點點點點戀愛要素全刪掉了。」

身為創作者,她對筆下幾個角色的態度有些矛盾。一方面,他們需要擁有風格各異的英俊外表、引人注目的行為做派,以此吸引玩家進入故事之中;另一方面,她不希望玩家真的喜歡上這些「騙子」。

CG中的角色形象和他們的真實性格往往存在巨大反差

有玩家建議,可以把和幾個男主角談戀愛的情節做成DLC,讓主角和他們成為真正的「戀人」,水獺沒有採納。還有玩家說,她很喜歡這個遊戲,可以幫忙聯系配音工作室,請幾位知名配音演員來出演主要角色,水獺想了想,也拒絕了。

「不少玩家對聲音會有偏愛,如果是她們喜歡的配音演員,說不定會對角色產生特殊的感情。」從這個層面上,她想把角色身上的一些附加價值盡量降到最低。

歸根結底,她希望玩家在面對騙子和犯罪者時,不要抱著想要拯救對方、「成為彼此的唯一」的想法。「我知道遊戲是虛構的,情節是藝術化的,玩家是自由的,但在這種事情上,還是稍微控制一下吧。」

到了二測,30名玩家為「堅持不談戀愛」的水獺提出了一些更加現實的意見。比如在宣傳時不要使用「乙女」相關說法,盡量避開此類遊戲的核心玩家。為此,水獺特地給遊戲增加了一項功能:開局時玩家可自由選擇性別,主角性別對遊戲劇情沒有影響。對於一部分乙女遊戲核心玩家來說,「可選男主角」足以成為她們拒絕一款遊戲的理由。

遊戲開始前玩家可以進行的選擇

《億萬戀人》最終上線Steam的版本裡,水獺使用的Tag是「動漫」「教育」「角色扮演」「視覺小說」和「心理恐怖」,即使有玩家加上乙女遊戲常用的幾個標籤,她也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刪除。

「我不希望遊戲傷害到某個群體。」水獺說。從一開始,《億萬戀人》的創作思路就與談戀愛迥然不同。如果玩家抱著與角色終成眷屬的期待來玩這個遊戲,她們也許會不高興。這是她不想見到的。

■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

7月3日,《億萬戀人》上線Steam,當天是星期六。週末兩天,水獺拿著遊戲啟動碼四處分發,希望得到一些反饋。週一,Steam評測不到10則,銷量只有100份。她當時的反應是,好吧,沒事,這個項目就這樣了,下個遊戲繼續努力。

兩天後,事情發生了轉機。水獺的社交軟體上,新消息提示一直響個不停,所有人都在和她說,快去看豆瓣,好多人在轉你的遊戲。

讓《億萬戀人》廣受關注的那個評測帖發在豆瓣「乙女遊戲交流小組」裡。這多少超出了水獺的想像。起初她只是想寫一個有趣的故事,再加入一些反詐騙意識,為了體現前後反差,她甚至期望玩家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下接觸到這個遊戲。但在迅速攀升的熱度面前,她沒有太多解釋的機會。

流氓軟體是主角最早接觸的騙局之一,仔細閱讀即可發現是徹頭徹尾的霸王條款,現實中的隱私條款雖然不至於這麼誇張,但用戶很多時候也沒有拒絕的權利

顯而易見的是,《億萬戀人》受到的關注,源自它戳中了當下乙女遊戲、戀愛遊戲的一部分痛點。在《億萬戀人》之前,許多微博大V、乙女遊戲公共投稿賬號上,幾類討論循環往復地出現:某某角色人設是不是太油膩了?他們的發言為什麼總是「爹味」十足?課金點是不是太多?課金多少有沒有影響到玩家體驗?

《億萬戀人》遊戲中,大學數學教授、《戀愛盲盒》遊戲編程及數據策劃凱爾的一段發言引起了課金玩家的共鳴:「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吧?你有主動選擇是否充值、是否遊玩的自主能力,沒有任何人逼你玩吧?」

是否課金的選擇權的確掌握在玩家手裡,但課金背後的心理陷阱仍是個複雜的話題

和竊取個人隱私、監聽、PUA、綁架等手段相比,課金、抽卡、開盲盒顯得十分「溫和」——它甚至算不上犯罪。但與犯罪的惡劣程度相反,針對課金、抽卡這部分的玩家反饋是最熱烈的。在Steam評測區發言的玩家,在豆瓣、微博轉發討論串的網友,在視頻網站做流程實況的主播,人們重復著幾則「痛心疾首」的評論——說的不就是我嗎?別罵了別罵了!以後再也不課、不抽了!

水獺自己也玩課金、抽卡遊戲。她對這些評論的態度是「大家不要太認真」。得知她是開發者之後,有網友給她留言、發私信,講述自己遭遇騙子的經歷。不少人語帶自責:如果當初小心一點,是不是就不會被騙了?

「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水獺說,提高防騙意識固然必要——網路時代人們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方面的概念,只是新騙術層出不窮,普通人很難每時每刻繃緊腦袋裡那根弦。從這個角度說,即使真的被騙,也不要把太多壓力加在受害者身上。

許多騙子會反過來譴責受害者,水獺認為,不應該給受害者太多壓力

她對《億萬戀人》的定位也很明確——一個簡單的、讓大家玩得開心的遊戲。比起以揭露PUA「五步陷阱法」為主題的《不良PUA調查實錄》,水獺坦承自己在製作時沒想那麼多,也沒有想要上升到什麼層次:「一個娛樂作品給人的影響是有限的。」玩家在覺得愉快的同時稍微提醒自己注意騙子,這就足夠了。

遊戲中那些誇張的劇情和演出,本質上也是在為玩家尋找樂趣。「有些橋段我是故意寫得降智的,」水獺解釋,「如果真的突然有了一個億,一般都會去投資、買房,找專業人士當顧問,就算什麼都不做,雇10個保鏢也能保護自己不被綁架了,對不對?但遊戲裡這個主角居然全拿去抽卡,玩家肯定也會覺得這沒什麼智商。」她想用類似的情節反襯出玩家的意識,「大家可以罵主角,當做反面教材,自己該課就課、該抽就抽,能控制住就好。」

在幫助玩家提高防騙意識的同時,遊戲的基調還是輕鬆愉快的

■ 新的起點

上線一週多,《億萬戀人》在Steam收獲了1000多條評測,「好評如潮」,銷量也超過了2萬份。

一般來說,遊戲銷售平台的評測數和銷量之間有個係數,在Steam上,這個係數大概是50——50個購買了遊戲的玩家裡,會有1個人留下評論。把一個遊戲的評論數、銷量與平均值對比,就可以分析出這個遊戲的一些特點來。

「看數據就知道《億萬戀人》的玩家不是很多,但粘度很高,大家玩了之後都願意發言。」水獺說,「能賣這麼多其實是個意外,現在大家熱鬧看完了,Steam打折也結束了,後續應該也不會增加太多銷量。不過,原本我也沒有指望這個遊戲能賺錢。」

水獺大學學過商科,開發遊戲過程中,她把項目管理看得很重要。《億萬戀人》是她的一次嘗試,一個人完完整整地做一個遊戲,「把能踩的坑都踩一遍」。

從結果來看,《億萬戀人》的製作相當順利,一個月寫劇本、約立繪,一個月做代碼和程序,兩個月測試修改,除了中間因為學業繁忙推遲了一段時間之外,從立項到上線Steam,只花了三四個月時間。「踩坑」大多是在人際交流方面。「一是你一個人做東西,別人對你的東西不瞭解;二是限於學生身份,很多人不信你能把一個項目做完,這樣溝通起來就會有些問題。」水獺說,相比之下,技術上的問題幾乎不是問題,「好比原本有180個Bug要修,修著修著變成220個,這些都是常態,修就完了。」

角色凱爾的草稿(圖片作者:佐伊)。水獺說,很多玩家應該是看在角色立繪很帥的份上才「原諒」她的

整套流程走下來,水獺有了不少收獲。「很多朋友在劇情和技術上給了我幫助,大大提高了效率。」她覺得,這些經驗在以後與團隊合作時,也能發揮出作用。

遊戲的後續更新也是早早決定好的。除了英文版、日文版之外,水獺優先考慮的是對macOS系統的支持——《億萬戀人》玩家群體裡,使用macOS系統的人數超出了她的預料。

也有發行商來找她談過手機版,她卻持保留意見。「這個遊戲體量太小了,真的有必要移植到手機上嗎?」即使拋開體量,玩家體驗也是她擔心的,「2小時能通關的東西,你在Steam上玩到一半不開心了,可以立刻退款,但手機上退款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不過,假如有些玩家只想在手機上玩,她也會考慮小范圍地發一發。

更重要的是,《億萬戀人》對她來說已經成為過去式。遊戲在社交媒體上廣受關注的那個下午,她正在為一個新項目搭建框架。

新作是解謎玩法。水獺和朋友們打算組建一個5到7人的團隊,做一款「小而美」的遊戲。作為策劃和項目管理,她要考慮的事情還有很多,未來的路還很長。

與此同時,Steam頁面上,評測仍在以平均每天15至20條的數量持續增加。熱鬧過後,不少批評的聲音湧現出來,自由度不高、戀愛度不足、一二周目強制BE、主角智商感人、「想揍那個主播」……更多針對遊戲本身的討論,有些清晰可見,還有些被隱藏在了「防止劇透」的黑條之下。

但更加醒目的,還是那些帶著「反詐騙」關鍵詞的評語。一篇發布於7月7日的評測至今位於「最有價值」評測首位:「謝謝你,《億萬戀人》,你成功地讓我再也不想看見抽卡遊戲。這才是新時代的防詐手冊。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