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馬克杯收集成癮 | 激推日本福岡城市杯

每次被問到為什麼買這麼多星巴克城市杯的時候,我總會想個五秒鐘:

「因為以前有個人從海外送了個城市杯給我,那也是我人生第一個擁有的城市杯,然後就忍不住一直買了。」

之後陸續從澳洲、加拿大、日本及中國等地買了許多馬克杯回家。

我想所謂「收集」,就是一旦購買的數量跨過那條紅線,就會開始覺得再多買一些也無所謂,反正都已經蒐藏這麼多了嘛。

就像 Steam 的遊戲庫那樣,一旦超過 100 款,就會覺得和 300 款及 500 款沒什麼差別。

而在跨過那條線之後,則會轉變為「渴望」

渴望得到更多稀有的蒐藏品。

某日,我從一位在臉書任職的前輩手中拿到一組「Facebook 馬克杯」,在手上把玩了一陣子,有種如獲至寶的感覺。

因為實在太愛它了,所以無時無刻都帶在身邊,有時忍不住會伸出左手,用大姆指在綻藍杯身上頭的白色「f」LOGO 抹一抹,那觸感實在是一種享受。

之後我還是持續不斷地買著新的馬克杯。

那種「收藏」的癖好像只會越來越擴大,越來越難戒掉。

以致於那天我在會議中完全無法專心,滿腦子只想著:「我可以帶走這個嗎…….?」

以星巴克城市杯而言,個人目前最喜歡京都款的設計,但在風格上則是覺得福岡款以及台北艋舺款最為精彩。

如果有機會,請務必買一下福岡杯,我記得自己是在太宰府的星巴克買的。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