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This War of Mine》 – 對不起,我只是為了活下去…

「在現代戰爭中,你會無緣無故地像條狗一樣地死去」
當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一本偶然翻到的書本上那樣寫著。雖然當時能夠想像那樣的畫面,但從來沒想過,事情發生時,自己真的會活的像條狗一樣,只為了生存。
「嘿,他終於醒了」
「感謝老天,又多張嘴要來分東西吃了」
還記得那是我在這棟房子醒來時聽見的第一段對話,有點傷人,不過是事實。我不記得自己發生什麼事了,只知道似乎是眼前這三個人把我「撿」到這個臨時避難所裡來的。
他們分別是卡蒂亞,一位嗜咖啡如命的女記者,以及布魯諾,蓄著滿嘴鬍子的廚師,雖然我以為廚師普遍注重味覺的保養,但他似乎有很重的煙癮。
而另一位男性,帕夫列,也就是嫌棄我來分飯吃的傢伙,是前足球運動員,但就像他說的,在戰爭中誰會關心足球運動呢?
這三人似乎在戰前就認識了,在內戰爆發後,共同躲到這個避難所來。
這裡是棟四層樓的大屋子,地下還有一層樓,卡蒂亞要我繼續躺著休息(雖然地板又濕又冷),而他們則從一早開始便在屋子裡尋找可用的物資。
那是我們四人共同生活的第一天。
從那天開始我就已經覺得,再也無需追究戰爭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的了,我只在乎,它到底何時才會結束。
第一天
用手扒完了整間屋子的垃圾,卻找不到半點食物,我們望著因為沒有插電而發出惡臭的空冰箱發愁。
廚師老爹布魯諾說他人有點不舒服,似乎是感冒了,但屋子裡沒有床,只有像吸飽了水的海綿一樣濕的地板,他若躺在上頭睡上一晚,不死也半條命。
卡蒂亞指了指她在四樓發現的木板和釘子,就地取材敲敲打打弄了張床讓布魯諾躺著休息。
氣溫 17 度,不冷也不暖,屋子裡沒有暖氣,但倒也還過的去。
入夜後,帕夫列主動提議要到外頭找些物資回來。
「反正我腳程快,昨晚附近有棟房子被轟爛了,不知道人還活著沒有,我過去看看。」說完他便跑了出去。
深夜,帕夫列帶著鼓鼓的背包回來,那間小屋裡面已經沒有人居住了,他從冰箱裡找到些生菜與罐頭回來,也找回了一些藥物,明天早上給布魯諾吞些以後應該可以好轉吧,我想。
第二天
我們利用帕夫列找回來的物資,做了些開鎖器,打開屋子裡上鎖的櫃子與房間後找到許多工具與材料。卡蒂亞說她很想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提議先組裝出一台收音機來看看。
因為布魯諾回復了精神的關係,四人彼此分工,很快地做好了炊具與收音機,哦,還有兩張床。
廚師老爹發揮了他的本領,用昨晚找到的食材做了些燉菜,我們大家都餓的緊,狼吞虎嚥一番後,帕夫列說他想到昨晚路過看到的一間廢墟小屋看看有沒有什麼物資可以拿回來。
「吃過了這一餐以後,我可不想再過那種餓肚子的生活。」他說道。
第三天
帕夫列又是滿載而歸,因為食物預估還有四天份的關係,所以他這次在背包塞滿了木頭與釘子,還有幾本要給卡蒂亞消磨時間用的書,當然,必要時我們可以拿來生火。
「嘿,我這次可是把背包塞滿才回來的唷!」帕夫列打開門說道。
「………………..沒了,全都沒了。」卡蒂亞滿臉愁容地對著他說。
「昨晚,有三個人拿著槍進到我們屋子…他…他們指著布魯諾的頭…然後…把所有的食物和物資都搶走了…我們…我們什麼都沒有了…」卡蒂亞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四個人站在門廊前面相視許久。
「後面有個教堂。」布魯諾忽然開口了。「我想那裡頭會有很多食物。」
「但…那裡面應該都是小孩子吧?」
「………….對,正是因為都是小孩子。」
《這是我的戰爭(This War of Mine)》是一款由真實事件改編的戰爭題材的冒險求生遊戲,由波蘭遊戲開發商 11 -bit 製作發行。
在朋友的推荐下入手了這款遊戲,他在 Skype 上戲稱這是款「內戰版本的模擬市民」,這個饒富趣味的比喻讓我起了想玩玩看的念頭。
遊戲背景架構在一個內戰國度,玩家必須同時操控三名角色,一方面建設自己的避難所,一方面要想辦法蒐集物資維持生計。這些人物有各自的生理需求與心理需求,他們會餓,會冷,會感冒,會想抽煙,會想讀書,就像螢幕前的你我一樣。
因為城鎮被封鎖了,所以沒有電沒有水沒有網路沒有通訊,連食物都沒有。
在垃圾堆中找到一個布滿塵埃的罐頭,比挖到黃金還要令人興奮。
但,這畢竟不是開心農場,家裡的物資總有耗盡的一天,所以到了入夜時分,玩家可以操控角色潛入城鎮中的其他區域去冒險,去收集物資。
這些區域中,有的是空屋,有的是「暴民」的聚落,有的是一般的民宅。
運氣好,碰到空屋,隨便搜刮一番就能滿載而歸。
運氣差,碰到「暴民」不免要帶點傷痕回家。
但是記住,你同時也是其他人眼中的「暴民」與「竊賊」。
這是一款考驗個人道德良知的遊戲。
這也是一款讓我們瞭解戰爭多麼殘酷的模擬遊戲。
在遊戲中,我為了活下去,選擇殺死鄰居,只為了櫃子裡的罐頭。
在現實中,倘若戰爭發生…
你自己體驗吧。
廣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