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當了一個月的牧場主人才知道種植畜牧不像《牧場物語》那般容易



坐上駕駛座才發現開卡車並不像《Euro Truck Simulator》那樣簡單;當了一個月的牧場主人才知道種植畜牧不像《牧場物語》那般容易。
 
因為即將出國所以暫時回台北休息幾天,躺在床上感受著全身的疼痛。
 
握起拳,感受到自己的手掌變的粗糙;背肌像無家可歸的孩童那樣蹲在巷口角落啜泣著;被牧草割傷的手腕,不說還以為我自殺未遂好幾次。
 
站百貨專櫃全班時,小腿總是痛到受不了。
在宅配物流中心時,二頭肌嘶吼著幹嘛一次寄三十六支酒。
在鬼屋裡扮妖怪時,拖著昏倒的女孩心想原來人有這麼重。
在搬家公司上班時,抱著傳統電視尖叫以後一定要當白領。

 
後來在辦公室上班,才知道天天應酬喝酒也是另一種累。
 
但是,經營牧場,又是另一種體驗。



 
頂著烈日蹲在田裡割草,結果那群怪物十分鐘就把割了兩小時的草給全吃光。
 
踩著混著千百堆屎的泥濘,閉眼撿起一隻又一隻的屍體心想,這麼容易死的生物到底怎麼存活到 21 世紀的。
 
鄰里間交換的禮物不是土特產,而是大頭菜、玉米與鹹粿。
 
以前玩《牧場物語》時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愉快,與世無爭,輕鬆寫意。
 
實際「玩」《牧場物語》後,心中卻不斷哀號著:「我想吃鬼金棒啊!!」
 
各行各業果然都不容易。

原始出處:吹著魔笛的浮士德粉絲專頁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