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這份被害者留下的記錄,不要看到最後:漫談《屍體派對》系列



- 原始文章連結:「這份被害者留下的記錄,不要看到最後:漫談「屍體派對」系列
- 作者:連根塞
- 經觸樂授權轉載,簡繁轉換並調整部份用詞

我和我的朋友們,每到週末都會聚在一起隨機玩一些遊戲。說來丟人,當我們選到PSP的恐怖遊戲《屍體派對:血色籠罩之恐懼再現》(Corpse Party Blood Covered: …Repeated Fear)時,4個總重約1噸的壯漢互相謙讓「您請您請」,誰也不敢玩,拖拖拉拉幾個月才全通。遊戲不能白玩,調查了一下我發現,這款遊戲來源於一個古老的系列,還有無數的派生品。既然一起玩續作的要求被朋友們武力鎮壓了,我也就順理成章踏上了深夜查資料寫文的恐怖之路……



■ PART 1:I want to play a game——系列之始

1996年,在日本舉辦的第2回ASCII Entertainment Software Contest遊戲比賽上,一個名叫祁答院慎的開發者獨力製作出了恐怖遊戲《屍體派對》(Corpse Party)。這個22歲的年輕人曾輾轉於アテナ、索尼,以及角川旗下的Media Factory等多家公司任職,他開發的這款《屍體派對》以極高的完成度和獨特的悲慘劇本技驚四座,獲得了本次比賽的「最優秀獎」。

遊戲的故事是這樣的:為了準備一次學園祭活動,男主角持田哲志、假小子中島直美、不良少年岸沼良樹以及班長篠崎步美留在了學校裡,此時正好碰上哲志的妹妹由香過來送傘。5人因意外事件被傳送到了屍骸遍地的古老校舍中。根據屍體遺留的信息可知,這個校舍是個40年前因為怨靈而誕生的異空間,已經有無數人被拉進來丟了性命。5個人在恐怖中互相打氣,尋找逃出生天的辦法。

1996年的《屍體派對》。這款遊戲最初是以RPG Maker的原始版本RPG Tsukuru Dante 98在NEC PC-9801系統上製作的,因而被稱為Dante98版

在調查中他們得知了怨靈的來源:學校裡曾經有一位教師試圖強行和學生發生關係,爭執之下學生跌下樓梯摔死,校長為了學校的名譽和教師共謀把屍體藏了起來。這名學生的靈魂便化為憎恨所有活人的紅衣少女,創造了這個異空間,並不停地製造新的犧牲者。

幸運的是,少女的靈魂後來分裂成了「惡靈」和「良心」兩部分,「惡靈」將無辜的人召喚進了異空間,「良心」則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逃脫的途徑:找到少女的遺體好好安葬,就可以摧毀這個空間。根據之前犧牲者留下的點點線索,5個人找到了被扔進鍋爐底的遺體。在「良心」的協助下驅散了惡靈,回到了原來的世界。

當然,這是最難達成的「A結局」。玩家大多數情況下碰到的都是其他結局,面臨同伴的不斷死亡。Dante98版《屍體派對》和後來版本最大的區別就是,玩家因選擇錯誤而造成同伴喪生後遊戲不會Game Over,而是會繼續進行下去。根據生存者的不同,遊戲有3種B結局、1種C結局和兩種D結局。一旦有人喪生,其他人在離開異空間後也會陷入不同程度的二次悲劇,輕則精神失常,重則離奇殉死。在沒有攻略的90年代,想要達成完美結局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在遊戲流程中,玩家可以找到一些隱藏信息,暗示紅衣少女的姓是「篠崎」,其中一個D結局還講到,步美在同伴死後醉心於黑魔術,這些隻言片語都成了後來故事中的伏筆。

Dante98版的《屍體派對》集合了日本流行的校園恐怖要素,可玩性上也基本無可挑剔,可為什麼它只獲得了500萬日元的「最優秀獎」而非1000萬日元的大獎呢?原來,當時的評委們說,作品使用了Dante98這一極其不成熟的引擎,並且還原的是一款更古老的遊戲《Sweet Home》的探索樂趣,也就是說,作品並非完全原創,因而無緣大獎。

《Sweet Home》是1989年在Capcom在FC上發售的電影改編RPG,講的是一個節目攝製組出於獵奇心態去探訪某鬼宅,結果被困進異空間,進而玩家要通過解謎逃生的故事。《Sweet Home》由日本著名導演伊丹十三擔任總指揮,根據後來的製作人訪談可知,這部作品的很多設定啟發了三上真司製作《惡靈古堡》,作品本身反倒淹沒在了時代潮流中。

隱藏的名作《Sweet Home》

《Sweet Home》和《屍體派對》的確有很多相似之處。兩個遊戲的主角團隊都是5人,分若干小隊行動,故事主軸都是一組人意外進入封閉環境,最終超度怨靈逃回現實世界,最終BOSS還都藏身鍋爐底下,都會因為中途成員的死亡而產生差異性的結局。《Sweet Home》有個特色系統是用木板鋪在塌陷地面上製造道路,但通過太多次會踩碎,所以這一系統非常考驗玩家的行動規劃。《屍體派對》完整地複製了「取木板→鋪路」這個環節,但這裡的木板金剛不壞,毫無戰略消耗品的意義,只是機械照抄了而已。

《Sweet Home》(左)和《屍體派對》(右)遊戲形式、最終BOSS以及隊伍組成的對比

2006年,距離《屍體派對》得獎也已經過去了10年,這個被人遺忘的名作迎來了暌違許久的新生。祁答院慎和朋友們組建了同人團隊Team Grisgris,將《屍體派對》在手機平台上以「New Chapter」的形式分章節復活。

當時還沒有智能機平台,手機的機能和表現力就像10年前的Dante98一樣簡陋。在小螢幕上,舊校舍的桌椅板凳小得可憐,「舊校舍」的設定變成了「天神小學」,為了讓故事更有悲劇性,在原先的5人組基礎上增加了4個中途喪命的同伴,任何會導致主角5人組其中之一死亡的選擇會進入「Wrong End」,馬上Game Over,而不是像Dante98版一樣結局清算。

重製版更新了故事的整個架構:「紅衣少女」得到了「篠崎幸子」這個本名,故事背景變成了校長妄圖強暴幸子母親芳惠,不慎導致芳惠摔死。為了隱藏證據,校長殺死了當時只有7歲的幸子,並神經質地拔掉了幸子的舌頭,拋屍鍋爐。

幸子就此成為怨靈,她操縱校長兒子誘拐了3名同齡兒童並殘忍地殺害了他們,和幸子一樣,舌頭被割掉,屍體藏在了地板底下。天神小學學生的命案造成了巨大的社會影響,導致學校被關閉,廢棄的天神小學校舍舊址也整個被拉入了幸子創造的異空間,此後斷斷續續有人成為幸子的犧牲品。小說家鬼碑忌浩和記者田久地將五為調查當年的事件進入天神小學,但再也沒有回來。

天神小學事件30年後,鬼碑忌浩的徒弟——靈媒師冴之木七星找出了進入這個空間的手段。出於報復社會的心理,七星謊稱進入異空間的方法是能給人帶來幸福的咒術,將它公佈在了部落格上,導致不明真相的年輕人紛紛落入異空間遭到幸子殺害。3年後,熱愛靈異研究的篠崎步美得知了這一咒術,就這樣,再次實施這一咒術的9個人被拉進了天神小學這一死地……

「New Chapter」的設定對《Sweet Home》做了非常明顯的致敬:田久地將五這個角色和《Sweet Home》電影版主角組之一的田口亮設定幾乎完全一致,姓氏讀音也都是「Taguchi 」,特地增加了3個兒童受害者這一點又和《Sweet Home》最終BOSS「間宮夫人」大量殺害兒童的行為十分接近。

Sweet Home》電影版中的田口亮(左)、《Sweet Home》FC版中的攝影師太郎(右上)以及《屍體派對》中的田久地將五(右下)

手機版做了4章之後被放棄,開發組在PC平台以《屍體派對:血色籠罩》(Corpse Party Blood Covered)的名義重新發佈了這款遊戲。還拉上了和祁答院慎私交甚好的杉田智和來給遊戲配音(商業聲優很少參與同人作品),就在PC版的進度補足到和手機版相同、還差1章就要完結的時候,商業公司5pb.找上了Team Grisgris……

PC版遊戲的人員構成,以及新版持田由香和篠崎幸子的立繪

PART 2:律師為錢而辯護,錢又將人變成魔鬼——商業化的得與失

2010年,5pb.正式發售了PSP版的《屍體派對:血色籠罩之恐懼再現》,角色頭像全面重繪,配音方面也換上了當紅的喜多村英梨、山本彩乃等有名聲優,當然,也沒忘了祁答院慎的老朋友杉田智和。更重要的是,PSP版加入了PC版中沒有的結尾第5章,玩家們等了一年多終於看到了故事結局。

第5章的故事和Dante98版的A結局5人逃生基本相同,除此之外增加了一條陰鬱的新設定:天神小學吸取了太多死者的怨恨,即使超度了原本的篠崎幸子,這個異空間也不會消失,而是會從亡靈中選擇新的「幸子」去殺人。另一個新設定是,所有死在天神小學的人都會失去所有在現實裡存在過的痕跡。故事結尾,5人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全世界只有他們還記得死者」這件事將永遠壓在他們心頭,成為終生的陰影。

全系列最出名的PSP版

PSP版大獲成功,在人氣爆棚、賺了個爽的同時也為後來的惡果埋下了種子。從「命運石之門」這個系列中可以看出5pb.的運營策略:抓住一個人氣作品拚命做外傳、小說、漫畫和Drama,能出多少出多少,把系列生命力徹底壓榨殆盡才算完事。根據4Gamers的描述,在遊戲大賣之後,一群5pb.的壯漢工作人員團團圍住祁答院慎,幾乎是半強迫性地與之敲定了續作事項。

威逼利誘之下趕出來的續作《影之書》(Book of Shadow)非常敷衍了事,與其叫續作還不如叫Fandisk——整個遊戲分為若干個短章節,大多是本篇故事的一些補充說明,唯一有實質內容的最終章「Blood Drive」需要前作通關存檔解鎖,用極短的篇章回收了Dante98版的伏筆:步美從天神小學逃出後心心唸唸要復活自己的同伴,搞到了從歐洲輾轉流傳到幸子家的黑魔法書「影之書」,沒想到施法失敗,危急之時她的姐姐突然出現,幫她擋住了致死量的反噬,步美身受重傷,保護她的姐姐則當場被斬首而死。

在風評不太好的續作之後,5pb.依然在壓榨這個作品,搞出了外傳小說《Cemetery0》、廣播劇《Project Dollies》、OVA《Tortured Souls:暴虐された魂の呪叫》。要說這祁答院慎也是個才子,短短幾年內,但凡是他親手寫作的派生品均非常精彩,一點看不出江郎才盡的意思。

2012年,5pb.硬是拉上《龍之界點》的作者城崎火也和4Gamers編輯Mafia梶田等人編出了以輕喜劇戀愛為主題的外傳《-THE ANTHOLOGY- サチコの戀愛遊戯Hysteric Birthday 2U》 ,好像前作的慘劇沒發生過一樣……2014年,在粉絲千呼萬喚之下,「屍體派對」系列終於發售了時序順接的正統續作《馭血》(Blood Drive),用一個詞來簡單來形容這部作品的話,那一定是「災難」。

這一代的設定顛覆性地改變了原作的情感基調:「影之書」封印了歐洲魔女狩獵時代的怨靈「涅槃」,之後它幾經輾轉流落到日本篠崎家手裡。篠崎芳惠曾在丈夫英年早逝時使用這本書試圖復活丈夫,不僅失敗還錯手解放了「涅槃」。幸子為了保護母親本能地吞吃了「涅槃」,這份來自歐洲的強大怨念在幸子橫死後就化為了「天神小學」。

《馭血》的故事承接了《影之書》的終章,步美在濫用影之書害死了姐姐後仍唸唸不忘復活舊友,而她濫用這本書的結果則是招來了邪教組織,他們圍繞著搶奪這本書展開了超現實魔法大戰。

從Dante98版到《2U》,「屍體派對」系列雖然幾度更改設定,卻始終沒有脫離傳統的昭和風校園怪談恐怖範疇,《馭血》則強行宏大敘事,扯什麼歐洲魔女,除了破壞氣氛之外,對系列本身並無益處。另外,在這之前,故事的主軸都是見色起意的受害者向世界復仇,這一作突然講到芳惠為了私慾動用禁書才導致後來出現那麼多犧牲者,一下子就把情感基調從悲情主角變成作死得死了。

不要誤會,這確實是家用機恐怖遊戲的CG

更要命的是,整個遊戲從人設到劇本都明顯受到商業化的侵擾:強行把人氣投票第一的篠崎步美拔高成第一主角,5pb.旗下聲優傾巢出動。故事主軸就更愚蠢了,只要持有特定鑰匙就可以隨意進出天神小學,殺了上百人的幸子說洗白就洗白,主角們的最終目標也從屁滾尿流、苟且偷生,唐突升級成了阻止世界毀滅。

升級成3D的遊戲畫面失去了原作像素繪的模糊恐怖感,5pb.的技術力又不行,動不動就要有個10秒的讀盤時間,相當破壞體驗。韓版卡帶則變成了著名的獎盃黨福音,由於開發用的Debug菜單沒刪乾淨,卡帶插進機器兩分鐘就能調出白金獎盃。

「商業化」這場粉絲的噩夢還沒結束——既然《馭血》失敗了,那麼就回去翻炒《血色籠罩》!2015和2016兩年,系列蹭著乃木阪46團員生駒裡奈的熱度連續拍了兩部低成本恐怖電影,結果就和絕大多數遊戲改編真人電影一樣慘不忍睹。當然,拍電影好像也不完全是壞事,在拍電影的過程中,祁答院慎和篠崎幸子的小演員建立了牢固的友情,時不時就合個影、吃個飯什麼的——警察,就是這個人……

13歲的內藤穗之香(左一)和44歲的祁答院慎(右一)

PART 3:在孩子的眼睛裡,母親就是上帝——二次創作與致敬

客觀地說,這是個被時代耽誤了的系列。

「屍體派對」的資格是很老的,和「東方」同年起家。1996年Dante98版大獲成功後,原班人馬一度想趕著做一款從持田由香身上展開線索的續作《屍體派對2:さつきの心臓》,因為不明原因無疾而終,現在只剩故事梗概在網路上流通。

Team GrIsgris想起把這個作品好好重製一番,走上商業化道路的時候,《寒蟬鳴泣之時》等走得更遠的作品已經通過動畫走入大眾視野,新生代的《青鬼》《恐怖美術館》已經出道——說起來,這些作品的玩法和「屍體派對」也都有或多或少的相似之處,從時間順序來考慮的話,說他們取材於「屍體派對」也不為過。

新生代同人恐怖遊戲《Misao》大幅借鑑了屍體派對的設定

陰差陽錯,新生代同人恐怖遊戲的火熱反倒激發了「屍體派對」二次創作的熱潮。2007年,有小組根據Dante98版創作了同人作品《屍體派對Zero》,取材於原作可以找到的一對姓名不明姐妹的留言;2011年有小組和Team Grisgris聯絡後製作了初代重製版《屍體派對Rebuilt 》。這兩部作品的一些原創設定後來逆流進了5pb.的商業作品裡,算是得到了官方承認。

其他同人作品中最著名的是《屍體派對if》。故事承接Dante98版的D-1結局:良樹因為恐懼心理對暗戀對象步美見死不救,並成為5人組裡唯一的倖存者。《if》的故事發生在這8年後——成長為人民教師的良樹和自己的學生南野朱裡掉進了過去的舊校舍,直視了自己「誰都不能保護」的心理陰影,以生命為代價保護南野朱裡逃出天神小學正是他對8年前的贖罪。《IF》後來還推出了完善故事和遊戲性的重製版《屍體派對if:PAST END》,PC版《血色籠罩》的聲優吉田史記自發地參與到了這個作品的配音中。

《PAST END》可能是史上最感人的一部二次同人

非常有趣的是,似乎全世界人民都對最慘的D結局情有獨鍾,美國人Jackkel Dragon帶領他的團隊Team Despair開發了《Corpse Party D2》,遊如其名,故事改編自Dante98版的D -2結局:活下來的只有中島直美和篠崎步美,步美對死去同伴的執著促使她開始研究黑魔法。

「D2」的第一部叫做《絕望的深淵》(Depths of Despair),講述D-2結局6年後步美的故事。相比流程一兩個小時的《if》,這部作品顯得更加完整一些,長達3個章節,並實裝了大約10個Wrong End。雖說作品聲稱延續自Dante98版,但其實從登場角色和設定來看還是以新版為基礎的,同時他們還做了個非常美國政治正確的小修改——天神小學還是那個天神小學,幸子的年齡卻從7歲強行拔高到了16歲,看來他們還是不懂浪漫啊……

我必須說,「D2」系列的劇情要比官方的《馭血》靠譜不少……

《絕望的深淵》虛構了一個概念,也就是名為「Divine Blessing Hospital」的醫院。醫院創始人名為「Ke___n」,據猜測是為致敬祁答院慎(他的ID是Kedwin)。Team Despair之後以這個地方為場地推出了續作《Fatal Operation》,幾年後又推出了「D2」系列的第三作《Zero Hope》,基於「D2」的世界觀和美國人的理念重現了一下《屍體派對Zero》,不過這一作的開發有點偷懶,RPG Maker都不用,完全以文字AVG的形式來演繹劇情。

除了這兩個比較有名的大系,「屍體派對」系列的二次創作多如繁星,且大多來源於英文區。據說,恐怖題材FPS遊戲《FEAR》中的反派Alam Wade,其童年期形象可能就取自Dante98版的紅衣少女。還有一位加拿大人BraveVesperia101寫了一部非常有趣的小說,梗概大致是七姐妹學園(該校名取自《女神異聞錄2:罪/罰》)的一眾學生聽信了七星的部落格誤入天神小學,他們從天神小學逃出兩個月後又闖進了一間鬧鬼大宅,這個大宅的主人名叫間宮夫人……是的,你沒猜錯,轉了一圈這個故事終於回到了《 Sweet Home》這個原點。

這還僅僅是其中一小部分同人創作

 PART 4:當地獄客滿之時,變態將重返人間——祁答院慎與Team Grisgris

「屍體派對」的主創祁答院慎毫無疑問是個奇才——準確來說,是才能和變態雙方面的奇才,後來他已經習慣自稱為「外道淫」(和祁答院讀法相同),論起變態來,甚至連杉田智和都要叫他一聲宗師。

Dante98版裡持田由香最主要的劇情就是憋尿找廁所,如果玩家選擇不當會在如廁過程中被馬桶冒出的血水淹死。在《血色籠罩》整個故事都變了樣的情況下,這段有點無厘頭的劇情不僅沒有刪除,還巨幅擴張了,由香不僅一直要憋尿,還會因為驚訝而失禁,並在劇情後半段裡一直處於真空狀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祁答院慎的惡趣味。此外,「屍體派對」在某次同人展上販賣的官方周邊是「(被割掉的小學女生的)舌頭袋」,內裝乾燥牛舌,這誰敢吃啊……

祁答院慎腦內成分解析圖

在這個系列裡,祁答院慎一直在毫無掩飾地表達著他的個人愛好,主角們能做的只是從時刻面臨死亡的絕望中逃脫,什麼都拯救不了,甚至還要背負著終生的愧疚活下去。美少女們要麼死得華麗淒慘,要麼活得痛苦負罪。這種趣味後來甚至還傳染到了整個製作組和玩家群——5pb.社長志倉千代丸、漫畫版作者篠宮トシミ、製作人野村泰彥,甚至祁答院慎本人都被做成了犧牲者名牌,作為收集要素出現在遊戲裡。5pb.大張旗鼓地做了個官方活動,向全網徵集犧牲者名單,粉絲們爭著把自己的名字和死法發給製作組去選拔,對弄死自己這件事熱情極其高漲。

另外一方面,在1996年名聲大振後,商業公司的外包合同如雪片般向Team GrIsgris飛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成了他們維持生計的主要來源。站在社團角度上來講,在這期間出工出力最多的並非祁答院慎,而是一人擔任配音、畫師、劇本和網站前端的偉大女性神城咲彌。說起來還有點諷刺,神城咲彌的主要業務範圍其實是女性向作品,「屍體派對」商業化之後團隊參與了很多女性向衍生作品的編寫,商業成果甚佳。「屍體派對」這麼一個以虐妹為主題的作品居然要從腐女手上回收成本,感覺哪裡不太對……

Team Grisgris的業務仍然偏女性向

2013年,Team Grisgris以Grindhouse的名義突然發佈了《屍體派對2:死亡病患》(Corpse Party 2: Dead Patient)第一章,故事舞台不再是天神小學,而變為「文月大付屬慈愛十字病院」,依然由祁答院慎和神城咲彌合作,回歸探索生存型恐怖遊戲。雖然這部作品是低成本同人開發,但各方面素質都遠高於轉年5pb.發售的《馭血》,故事最後揭示主角沒有心臟這一點更是讓人聯想到成為廢案的《屍體派對2:さつきの心臓》,不過祁答院慎這人真是有富堅義博的潛質,第一章發佈之後馬不停蹄地轉回去給5pb.幹活,續作扔在那兒一點動靜都沒有。直到2017年,終於有了後續消息——第一章重製!但至今也沒有關於第二章的任何影子,大家也只好一邊恨恨地看著他不幹正事,一邊等待新作誕生。

2代的續篇遙遙無期

恐怖遊戲的受眾範圍很小,「屍體派對」這個古老系列的很多資料都淹沒在網路的角落裡。我很膽小,在查證資料的那幾天裡基本上睡不過4個小時,而本文過半的資料和觀點其實來源於追了這個系列十餘年的網友鈴奈的支援,在此深表感謝。我想說的是,同人恐怖遊戲是一個小眾但獨具趣味的領域,希望本文能夠提起讀者們探索它的興致,並享受這個血腥殘忍,又散發著異樣魅力的世界所帶來的樂趣。

作者:連根塞



--

個人對於驚悚類遊戲向來苦手...
     ↓

 也就只能這樣讀文章過過乾癮了...
    ↓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